荆州机械设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安平县华美网业有限公司

一带一路催热高端制造印度俄罗斯高铁望花落中国

2021年07月23日 荆州机械设备网

一带一路催热高端制造 印度俄罗斯高铁望花落中国

昨日,据印度媒体报道,中印两国正筹建一条造价约2000亿元人民币的高铁线路,计划名为“德里-钦奈高铁走廊”(Delhi-Chennai route)。该线路建成后全长约1754公里,为全球第二长高铁线。而此前,据彭博社21日报道称,俄罗斯铁路公司(俄铁)第一副总裁AlexanderMisharin透露,该司筹建的莫斯科到北京的高速铁路,投资额可能高达2.8万亿卢布(约合600亿美元)。在此背景下,受利好因素影响,两市铁路基建板块近日表现抢眼。

此前,中国高铁走出去的争议时有耳闻,而上述消息的传出,对于铁路基建行业而言,无疑是一针强心剂。在国家面向未来长远发展而进行全球布局,规划国家战略的背景下。如何实现体制机制创新,突破固有藩篱,加快高铁装备走出去步伐,已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。而结合“一带一路”和丝路基金等诸多政策的推动,产业链的上市公司更是闻风而动,欲借助政策东风让企业飞得更高。

中国南车有关负责人在接受《证券日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 ‘一路一带’是南车做生意的两个方向,对南车而言是很大的机遇。我们从中亚五国一直往西,到伊拉克甚至一直到欧洲马其顿,海上包括东南亚、马来西亚等,我们都有比较多的贸易往来。”

“一带一路”交通先行

综合各方的观点可知,“一带一路”的根本是实现互联互通,而互联互通的根本是打通“血脉”。通路,是“一带一路”解决战略问题的首要发力点和硬指标,只有基础设施建立和完善,区域间的合作与交流才会顺畅。据了解,中国现正研究并着手建设四条出境高铁线路,分别是:欧亚高铁、中亚高铁、泛亚高铁和中俄美加高铁。而将连接起整个中亚和欧洲的“一带一路”战略中的“丝绸之路经济带”,正需要欧亚高铁的支撑。

“一带一路”战略启动后,首先带动的是基础设施建设的步伐,中西部高铁及欧亚的高铁建设将提振对于动车组的庞大需求。作为目前动车组市场的双寡头,中国北车和中国南车均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新挑战。

中国南车方面人士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说:“‘一路一带’是南车做生意的两个方向,对南车而言是很大的机遇。我们从中亚五国一直往西,到伊拉克甚至一直到欧洲马其顿,海上包括东南亚、马来西亚等,我们都有比较多的贸易往来。”

“未来的,包括正在规划像泰国的高铁,新加坡到马来西亚的高铁等一些其他的项目,南车也都在紧盯着”,上述人士说:“泰国项目方面,昨日,南车与泰国成立的中泰联合高铁技术研究中心,也正式运作,联合中心就是为将来的泰国高铁项目做技术储备,也是一种前期跟踪的行为。” 此外,西马高铁预计在短时间内也会启动。

中国北车方面也同样做好了准备,抗风沙抗高寒动车组等产品都是中国北车向“一路一带”区域贡献的产品。多方分析人士认为,北车相信凭借自身的研发制造技术和运营经验、有望在“一路一带”的“互联互通”中占得先机。

加速中国高铁走出去

高铁走出去已是共识,但两家公司在走出去的过程中遭遇了“相煎何太急”的状况也让人扼腕。合并,似乎已是箭在弦上。

今年,一则股票停牌的消息,引发了国内对于中国高铁的新一轮关注。10月31日,中国北车和中国南车双双发布公告称,因拟筹划重大事项,鉴于该事项存在重大不确定性,避免造成公司股价异常波动,公司股票自2014年11月3日起继续停牌,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一个月。这使得南北车合并的传言不胫而走。

2000年,时任铁道部部长傅志寰对当时被批评为“计划经济最后的顽固堡垒”的铁道部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,“本是同根生”的南车北车从此一分为二。

历经14年的发展,无论是在科研技术突破、还是市场规模上,分家后的南北车都已成为中国动车组市场的龙头企业。但是也逐渐引发了重复建设、恶性竞争等问题,而在中国高铁“走出去”的大环境下,这些问题就更为明显。2013年阿根廷电动车组招标中,南北车两家公司为了获得订单而相互压价,导致中标价只有国际正常单价的一半,激烈的竞争最终以两败俱伤收场。

对于此次南北车合并的传言,有业内人士认为,合并方式及以谁为主,都将成为争议的关键点。对于两家在A股和H股都有上市的公司而言,合并过程必会涉及现金选择权,上百亿的市值要换股,将会是很大手笔。

而有相关分析人士也认为,南北车合并将有效避免恶性竞争,有效地减少各自重复研发和投资,提升中国高铁在国际招标中的竞争力;但合并后会大幅弱化各自在生产和经营方面的主动权,甚至有重蹈当年垄断经营覆辙的危险。

针对合并传闻,至截稿,未有最新的进展传出,而中国南车上述人士对记者表示:“一切以官方发出的公告为准”。

海宁皮革城网上商城

洋河股票

家政服务经营范围

家居o2o